您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快讯 > 正文

看完“浪姐”总决赛,我不再想活成她们的样子!

2020-09-06 03:10来 源:网络整理 字号: 移动版


dedecms.com

copyright dedecms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01
无法乘风破浪的姐姐们

被称为“热搜制造机”的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前两天迎来了总决赛。
copyright dedecms
然而,即使舞台做得再华丽,宣传做得再到位,它在观众们心中,也已经不再是开局时,那个光芒万丈的“浪姐”了。

这就像一场万众瞩目的盛宴,开场气势恢宏,入席者闻声而来。“平均几分钟一个热搜”,“姐姐们个性迥异,坚持自我”,我们都期望这场盛宴会有多么与众不同。

临近散场时,却高开低走,从豆瓣8.5的评分,一路掉到7.7分,逐渐沦为一场“以讨好观众为目的”的“普通节目”。
本文来自织梦

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?

还记得“浪姐”开播时对自己的定位吗?这是一档“为了打造与众不同的,有个性的女团”,为了展现30+女性的独特魅力,找到女性在年龄、青春之外的另一种美丽——独立、个性、做自己。

说实话,姐姐们刚到现场的时候,真的可以说是光芒万丈,自由任性。
copyright dedecms
节目组问张雨绮:“你脸上是不是有油?”
张雨绮直接说:“这不是油,这叫高光,你不懂,故意这样的。”

问伊能静:“你能不能把膝盖挡一下,不好看。”
伊能静说:“挡不了,这是个裤子。你们能不能配合我,不要让我配合你们。让我舒服地坐,自然点儿行吗?”

织梦好,好织梦



节目组问:“提到女团你有什么印象?”
阿朵说:“青春无敌,有时候甚至有点二,有点疯癫。”
宁静说:“大家一起做一样的动作,你看不到我。动作越整齐越看不到我,有什么特点呢?”
织梦好,好织梦

结果一上来,评委先给了个下马威:

声乐超强的丁当,被因为“声音太好了,放在女团中不和谐”而打低分;个性十足的阿朵,被因为“太有个人特点,组建女团的话担心很难磨合”而打低分。

那时,每个被打低分的姐姐都是不服气的:
内容来自dedecms
不是为了打造与众不同的女团吗?如果按照普通女团的标准来要求,那跟20多岁青春靓丽的女团还有什么区别?

她们没有质疑自己,,而是认为,你评判者的标准有问题,我就不想那样。

这才是真正的乘风破浪,迎头的浪再大,我也要打破它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

然而,这样的情况没有维持多久。

最有科技未来感,说自己就是个AI的朱婧汐,和最民族风,也最世界风的阿朵,很快就被淘汰了。

开局使唤人端茶送水的“少奶奶”黄圣依,为了讨人喜欢,变得越来越小白花。
copyright dedecms
以抱一把吉他,柔声弹唱开场的万茜,发现“只唱歌站着不动的总是票很低”,于是后来的选曲里,挑的全是以舞蹈为主的歌曲。

当姐姐们发现,自己的生杀大权被台下的“小浪花们”掌控时,为了在节目里“继续活下去”,什么个性,什么做自己,早已被抛到脑后去了。

乘风破浪的口号喊得再响亮,但游戏规则早就暴露出,这不过是一档30岁+的《青春有你》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

每次看“浪姐”时,最心疼的环节,就是姐姐们演出完后的拉票环节。
看着一个个说着“我都三十多岁了,我就是想要做自己,是不是可以不用迎合别人了”的姐姐们,为了让小浪花们多投自己几票,在台上扯开嗓子喊着“选我选我,我爱你们”时,总有一种恍惚的感觉。
说好的30+女性的独特魅力呢?说好的与众不同呢?乘风破浪而来的姐姐们,最终发现,你即使再有个性,不讨喜就得死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
哪里有什么“乘风破浪”,想在节目里继续走下去,还是得“随波逐流”才行。


02
“浪姐”的转变,像极了职场里的我们

一开始,书单君是将“浪姐”当作综艺来观赏的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
随着节目的推进,我越来越发现,姐姐们在节目里的挣扎和改变,不就是我们从初入职场,到适应职场的过程吗?

这哪里是什么综艺,简直就是一部职场题材的象征主义电影啊。
一个刚刚毕业,只身面对职场的青年,脑中所想的通常是什么?一定是追求个性、实现自我价值的诉求,要远大于受领导喜欢,不被社会规则淘汰。
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朋友,开始叫嚷着:爷就是来乘风破浪,找寻自我的。没过多久,朋友圈发图“加班到深夜”的,一定有他的身影。
再过几年,问他对职业的看法,往往都是:活着就好,别被开除。
“浪姐”里包含着的,便是这样的内卷化过程。
还记得女王范儿十足的静静子,刚来节目时的状态吗。
第一场个人秀结束后,评委杜华问她:所以你想要尝试跳舞吗?宁静说:我不喜欢,我特别抗拒跳舞,但又有点想尝试。
本文来自织梦
已被绕晕的杜华又问她:那你愿意成团吗?宁静说:我不打算成团,因为,为什么是我呢?
所有评委头顶黑线。宁静平静地坐在他们对面,满脸写着:轻松点,姐就是来玩玩的。
再看看后来的静静子。几乎场场都当队长,“我就是想展示自己”的论调,也渐渐变成了“我需要再努力一点,不拖大家的后腿。”“我要为我的团队负责。”
从坚决不想跳舞,到为了节目效果,冒着腰伤复发的危险,也要去挑战最高难度的舞蹈。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你可以说是因为团队的责任心,为了姐妹的情谊,但不可否认的是,也就这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,面对淘汰的压力,佛系的宁静,再也无法处之泰然了。

个性十足的青年,遇到职场规则时,就是这样——被推着必须努力,被推着担起责任,最后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。
而蓝盈莹,则是另一种人。
织梦好,好织梦
节目开始时,她的人设便是一个努力又自律的女人。训练时不仅自己要绑沙袋,还要给每个队友发一个沙袋,表示“基本功最重要”。
可到了后来,再也没有人强调她的“努力”了。因为人人都被逼成了蓝盈莹。不论开始多么懒散的,只要有想赢的动力,都会变成加班加点的“奋斗狂魔”。
蓝盈莹茫然四顾,发现要想突出,“努力”已经不够用了,得“拼命”才行。
内卷的车轮一旦走起来,就很难再停下了。
dedecms.com

到底什么是内卷化?通俗的解释就是:“宁可累死自己,也要饿死同行。”

用剥削、压榨自己的方法,来取得一点竞争优势。这样一来,同行为了生存,也要被迫自我剥削。
放在“浪姐”里解释,就是:这是一个看排名的节目,如果所有人都做自己,轻松愉快地排练,跟所有人都拼了命去努力讨好观众,它们的结果是一样的。
dedecms.com

然而,在轻松的氛围里,只要有几个人开始拼命,所有人都得跟着一起拼命,才能维持之前的平衡。
放在职场里解释,就是一个加班竞争的过程。活儿就那么多,原本大家都能在正常下班时间做完。但是只要有几个人开始加班,为了不被淘汰,所有人都得被迫加班。


03
幸亏,人生不是“浪姐”

有趣的是,“浪姐”里最内卷化的地方,并不是在场上,而是看不见的复活榜投票里。
本文来自织梦

按理说在复活榜里努力刷榜投票的人,应该是粉丝才对。自己喜欢的姐姐被淘汰了,让亲朋好友帮忙打榜,这无可厚非。

姐姐们对此原本也是佛系的。

直到网上传出许飞为了复活,疯狂靠水军拉票打榜。原本没什么复活机会的许飞,排名唰唰地往前走,那些在榜上的姐姐们就开始慌了。
内容来自dedecms

为了维持原样,只能被迫地开始打榜拉票。一人打榜,所有人都得跟着一起打。


是不是无处不内卷,无处不竞争。
现在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总决赛结束了,我想,那些为了留下,而被迫努力,被迫讨喜的姐姐们,回到她们的现实生活中,一定还会变回原来的样子。
回看这个节目时,她们或许会疑惑:我当时是为啥,这么拼?或许也会顺带着想起来,自己来节目之前真正的初衷和目的。
这么一个为了展现30+女性独特魅力的综艺,最后终于除了“努力,奋斗”,什么也没展现出来;
内容来自dedecms
这么一档开播时让网友直呼“突然觉得年龄都不是事儿了”的节目,最后终于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去了。

甚至有网友说:以前我都没那么怕老,但是看了“浪姐”以后,更恐惧年纪大了。难道好不容易活到了30多岁,还要继续为了看人脸色、讨人喜欢而活着吗?
节目放到最后,我从姐姐们的目光里,再也看不到轻松自在。
dedecms.com
如果说“浪姐”是一部职场的隐喻,那么它无疑成为了我们最不想要的职场环境——每个身在其中的人,都在负重前行,被迫努力,一切只为了赢。



本文转载自一个推荐好书的微信公众号“书单”(ID:BookSelection):这里有一群三观正的读书人,与你分享思考,推荐好书。关注书单,我们一起通过阅读,变成更好的人。转载请联系“书单”公众号。
本文来自织梦

-End-

dedecms.com

如果觉得好看,欢迎点一个‘在看’哦

织梦好,好织梦


内容来自dedecms

copyright dedecms

内容来自dedecms

内容来自dedecms

dedecms.com

copyright dedecms


内容来自dedecms

dedecms.com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5200e.com/view-172397-1.html



    更多文章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