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市民投诉 > 正文

中纪委举报电话:12388 ,中纪委举报邮箱:zgzyjjw@126

2020-09-12 01:14来 源:网络整理 字号: 移动版

  控诉状
  控告人:牛蓬清,一九六五年从陕西省汉中市武乡镇焦牛村自流来新疆落户本地本村,一九七四年入回教,一直信仰伊斯兰教。现住巴州博湖县塔温觉肯乡哈村五组。身份证号:652829194507120317。
  一、被控告人:艾仁恰拉,男,蒙古族,现任新疆巴州党委会常委。艾仁恰拉在任博湖县县长期间因私人关系玩忽职守,违法给塔乡乡长的哥哥(土的色依提)傲瓦特村支部书记胡吉林、村长东尕(蒙古族)、胡吉近(外村人)、陈进生(外村人)、温军其(外村人)等6个人发放每人75亩的草原使用证。按照法律这6个人都无权得到这些草场,因为这6个人所占的草场是3名维族(牙生、阿拉拜地、衣明拉洪)早在1990年5月10日已拿到博湖县政府发给的草原使用证的有证草场,证上明确地写着: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。然而艾仁恰拉得到胡吉林等人的什么好处,违反党纪国法,重复发放,侵占牙生、阿拉拜地的合法权益。乡长哥哥土地色依堤的草原使用证上的日期是1990年5月10日,而实际发证时间是在99年之后,当时县政府是凭啥盖的章。这种利用职务的便利,为他人谋利益不是渎职罪也是职务犯罪。艾仁恰拉成绩不小,罪恶不少,你和被爆光的广州市的市委书记一样,都是两面派人物。共产党不严惩这种人,怎能赢得老百姓的信任,社会怎能长期稳定。过去流传这样的话:毛泽东领的是穷光蛋,邓小平领的是劳改犯,江泽民领的是贪污犯,可见那个时期贪污人员很多,艾仁恰拉一伙人也是在那个时期搞的一些违法之事。一些投机入党的基层干部借邓小平让一部分分先富起来的思想,就不择手段霸占别人的财产。艾仁恰拉草原使用证是国务院制定的。不是你私人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。以你为首的四级犯罪链,在你的支持保护下,一直到现在都无人敢碰一下,县畜牧局局长郑建伟说了句公道话就被调走了。只有象孟凡洲这种人才能当畜牧局的局长。因为他听从你的,按你的指意办事。2004年国务院下发紧急通知,要求坚决纠正、严格禁止、切实加强、正确把握等一系列政策原则。可你艾仁恰拉按中央的精神和国务院的要求办了吗?你以前不改,那是中央没有严格要求,但从党的十八大以来,新一届中央领导多次开会讲话,反复强调我就不多说了。在你艾仁恰拉的控制下,我给博湖县委、县政府写了5次信,我将了他们的军,也骂了杨伟辉书记,可他连个屁都不敢放,这回我是豁出去了。不管你艾仁恰拉是常委还是短尾,别人怕你是老虎,但我偏要把你老虎屁股摸一下,大不了一死嘛!有什么可怕的。还能给检查院制造个立案的条件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
  三,控诉原塔乡乡长艾海堤,艾海堤色依堤,男,维吾尔族,现担任博湖县某单位领导,艾海堤在担任塔乡乡长期间,不坚守党性原则,贪图私利心切。当胡吉林答应将依明拉洪的75亩草场送给他,(衣明拉洪全家城市户口已搬到博湖县城去了,他2块草地一块75亩以艾海堤哥哥土的色依堤的名义办了草原使用证,另一块75亩就成了胡吉林的堂弟胡吉近的。)艾海堤作为一乡之长应该贯彻执行党的政策,依法办事,不应谋取私利,当他得到胡吉林送给他的大礼包后,就把胡吉林送来材料(包括艾海堤哥哥在内共6个人,每人75亩草场的要求办证手续)给批准了。其他乡长不敢做的事,艾海堤做了。按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38条规定,艾海堤乡长犯渎职行为。按照刑法385、386条的规定,艾海堤犯受贿罪,并有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但在博湖县他不但不受任何处分,反被升官重用。
  四、控诉原塔乡傲瓦特村(原牧业村)支部书记胡吉林,胡吉林,男,汉族,原籍江苏省丰县欢口公社。1978年投奔叔叔胡绍发来新疆,落户于原一大队牧业队,现为傲瓦特村。胡吉林因有陈浩这个亲戚为他帮忙,为他拉关系,所以他一上台就把三名维族同志的草场6块,大小相同均为83亩改为75亩,分给前面已写过的那6个人。同时又将回族吴国民的2块草场一块75亩是早已开垦成好地了,胡吉林看上了这75亩好地,想独自占有,就搞了个代替吴国民签的名,找别人按的手印。用二轮承包的名义给吴国民留下一块75亩未开垦的草地,并用的是90年第一次发证的时间,以草地也被胡吉近等4个人非法开垦了。那75亩好地除温军明承包20亩,其余的地胡吉林都卖掉了。胡吉林上台几年功夫就使自己的草原使用证上有333亩草场,吴国民的还不在内,胡吉林在位期间利用上级关系曾两次提名公示提升公务员副乡长,被群众反对未成。2009年在牧民的强烈要求下被撤销村书记职务。但他霸占的财产分纹未动。现在胡吉林家财万贯是富了,可其他百姓穷了。胡吉林的计划成了,两户维族牧民变贫了。胡吉林的目的达到了,而吴国民一家遭秧了。就这样一个被塔乡大部分百姓骂的人,竟受县、乡个别领导人的保护。可见胡吉林在这方面是下了血本,使得有些领导人无法还本付息。只能护着他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
  五、控诉后任塔乡党委领导人
  1、上一任塔乡党委书记刘得云在任时,吴国民于2006年就开始找县、乡领导反映草场问题,刘得云也很重视,派纪委书记调查,情况调查后,乡党委无法处理,依法正确处理上级不同意,不依法处理吴国民不同意,调解又不成。到2009年离任时,在当时傲瓦特村开的证明上写了情况属实4个字,并盖上乡政府大印。作为本届乡政府的结论。这是胆小不敢担当的做法,能保官位。
  2、现任塔乡党委书记的卢涛同志,从2010年一上任就热心于草场问题处理。但他处理问题方向与上一届领导人完全相反,他用的是胡吉林以前用过的办法,先串通县畜牧局的领导,把存放在畜牧局的塔乡草场图纸再一次进行篡改,在阿拉拜地的18号草场上增加了个13号,把胡吉林一手搞的那个75亩又变成了原来90年草原使用证上的117亩,但位置不同了。试问畜牧局的局长大人,你们知道吴国民证上的编号,也知道是117亩,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四至界线是怎么写的吗?你们把没有文化的老百姓当小孩玩弄吗?你们是共产党员吗?像是国民党。卢涛你自认为聪明,搞了个答复和说明,把你找的那4个证明人拿来,他们哪个敢承认他的作证不是假的,我用事实和大量的人证以及有力的证据来说明你的所作所为是错误、违法的,卢涛同志,你和陈浩是亲戚,胡吉林和陈浩是老亲,所以你们是三角亲,亲帮亲是合情理的,但合情不等于合法,党的领导干部不依法办事,那国家为啥要订那么多法呢?你们把牙生、阿拉拜地的草场调换到你们所为的18号、19号,这么几年了还给不到他们手中,所以你搞违法的路是行不通的。作为乡领导,卢涛书记为亲戚的利益,胆大妄为,不怕丢官不怕罚,精神可佳。但作为共产党的干部太不应该了。 织梦好,好织梦
  六、控诉原博湖法院党组书记陈浩,陈浩,男,汉族,父亲陈正方是六十年代初由江苏省丰县支边来新疆跃进公社,现本布图乡。陈浩在新疆长大,任博湖县法院党组书记多年,是法院里的三朝原老,博湖县的二号权力人物,排在杨伟辉书记之后,和艾仁恰拉是老相识,他是胡吉林霸占别人财产的后台和设计师,也是胡吉林和县上一些领导相识的粘合剂,是一些法律观念淡薄的干部违法办事情的促成器。没有陈浩从中游说协调,畜牧局的局长和艾仁恰拉县长能违法为胡吉林办事吗?连我都不信。所以我说陈浩才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。他主持博湖法院工作多年,而冤假错案连连,具体事项以后再说。2013年我给县党委、政府的信中揭露他的假面目,不久他就离开县法院调到巴州去了。说明巴州有人保护他,为保护胡吉林的利益,博湖县有很多单位领导都参与进去了,像信访局、反贪局、监察局、组织部、人大、党委办、县政府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网,风吹不进,水泼不进的博湖禁上。反贪官难,难于上青天。
  我是在2012年介入这件事的,当时我从表面和事情本来的事实看,很简单,只要把真实情况向县委说明就解决了,塔乡副乡长王友民说我赢不了,我不信和他打了1000元的赌,他还说我不要得罪人太多。当时不在乎,现在看来不多得罪人也不行啊,只能狠下一条心敢把皇帝拉下马。我依法行事,那些没有文化知识的牧民百姓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,他们需要人帮助,我帮他们找上级领导依法处理牧民的事本无错,可乡领导非常害怕,北京两会期间,乡领导派村干部日夜看着我,村干部说他们不来就罚他们的款,他们这是狗眼看人低,我会是那种闹会场的人吗?是他们做贼心虚,新来的县委书记董斌也不敢见我,我去年3月25日写给他的举报信到现在也不见回音,2014年元月6日寄给巴州政府的举报信,2016年3月18日委托巴州纪检委来人调查,不知效果如何。我本不想把事情闹大,等待他们认识错误,自觉改正,依法处理好多年遗留下来的问题。可他们依仗手中权力,,把党纪国法不放在眼里,把中央领导的讲话当成耳边风,万般无奈我只能向社会公布他们的违法罪行,让大家来评述。他们依靠手中的权利,我依靠国家的法律,和他们来一场权与法的斗争。也许我会输但我已做好了最坏准备,我一个贫民百姓要对付一大群有权有势的领导干部,实在不易。所以我希望有新闻媒体来帮助,特别是有记者同志的介入,我将代表广大农牧民群众衷心感谢你们,谢谢!
内容来自dedecms

  违法不违法用事实来说话,犯罪不犯罪用法律来比对。今天共产党如不严惩这些违法腐败分子,既对不起中国的老百姓,更对不起浴血奋斗和牺牲了的老一代革命前辈。我希望上级有关领导切实加强对下级的领导和督促,认真做好干部侵占老百姓合法权益的事情,维护新疆长期社会稳定。
  牛蓬清
  2016年7月6日
  手机:18609964316
本文来自织梦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5200e.com/view-172838-1.html



    更多文章>>